可能具体日期会差一两天。

梦到我在加州的一个办公楼里,楼层比较高,时间是晚上九点左右的样子,我在跟几个同事一起说话讨论,然后似乎要把我派遣到三藩(旧金山)。我所在的地方离三藩有一个多小时的飞机路程,不算很远。我心想,我不是自己有飞行能力吗?去机场坐飞机又费事又费时,我自己飞过去说不定还快点。说走就走,我打开窗子就直接飞了出去。我看见离地面好远,又是晚上,心里有点发怵。但是又安慰自己说,我有能力悬浮在空中不会掉下去。没走多远,我就有点后悔自己飞的决定了,因为飞起来还是挺累的,而且速度也不快,又有点恐高,不知道还要飞多久才能到。加州的地势高低起伏明显,我看到前方地势突然降低了很多,我离地面更远了,我只好有意识地边往前飞边降低高度。没过多久,我就发现我已经离地面很近了,我想,果然人对于垂直距离的判断能力很差。

这个梦后来也没有到三藩,而是飞着飞着就跑偏了,有那么一个场景,我梦到我是在深圳原来科技园的家旁边的街上,飞行高度也就有树那么高,此时是半夜十二点左右,T字形路口处有一男一女两个行人,我飞到了他们的后上方,但此时我的速度却与他们走路速度接近,我害怕被误解在跟踪他们。但心里面可能也有点期待先让他们怀疑我在跟踪他们,然后我再飞走,不然也不至于那么准确地飞到他们的后方。我想加速和飞得高点,这样就与他们错开了,但是感觉没那么轻松,心里有点着急。


我做这个梦的时候,大脑处于很活跃的状态,甚至有一点感觉是在控制梦境,醒来以后感觉很累,似乎刚才一直没有休息,而是在做一些很费脑的事情。

我最早记得在大学的时候就有做过这种飞行的梦,这十多年来时常会梦到飞行或者悬浮的场景,并且在梦中我的感觉一直是类似的。大概30%的时候梦到的是能飞到十几米高或者,或者是从楼顶跳下去能保持在空中飞行状态;而更多的70%的时候则是梦到脚刚刚离开地面一点,悬浮在空中,而且可以以大致相当于快跑的速度前进。我几乎从未有过快速飞行的体验,无论是高空还是低空,速度一直是比跑步快不了多少。

在梦中,每当我着急想要快点走的时候,或者是觉得走起来太累想省力的时候,就会自然地发动“悬浮”的技能。这是因为梦里面的跑步总是极为费力,需要精神高度集中,但经常还是跑不快,但此时经常是需要快跑的场景,于是极为焦虑和烦躁。如果此时能够悬浮,则会省力很多(仍然需要耗费一些精力)。我在悬浮时的感觉如此真实和自然,以至于像是我其实就是曾经拥有一个可以让我悬浮的器官,但是现实中却失去了。就好像如果一个人意外失去了双腿,他还会清晰地记得用腿走路的感觉,小脑也还有控制腿的能力,但是因为物理上失去了腿所以走不了。我这种悬浮与扇动翅膀飞行完全不同,感觉就像是如此:运气,然后腿稍微蜷起来,胳膊摆好姿势,然后集中注意力就可以走了。想要移动得越快就越费精力。往往做这样的悬浮梦的时候,都是在睡得不是很实的时候,而且醒来以后会觉得脑子非常累。